11看书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悍妻 > 第904章

    大烟想信的,可是不敢啊。!

    实在没有办法忘记,当初一言不合拿剑横她脖子的感觉。总忍不住‘摸’自己的脖子,怀疑很快脑袋会不在面,鲜血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诶,好可怕。

    娇爷见她不信,又说道:“你想一下,以他的能耐,算开始的时候没有反应,后来也会反应过来,若想你死的话,早把你‘弄’死了。”

    大烟猛地松一口气,彻底放下心来。

    虽说她也是这么想的,要不然也不会想着再用鱼去讨好巫舜,可没人跟她分析一下,她还是好害怕的。

    如今经过娇爷这么一说,她不太害怕了,拍着‘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娇爷张口想说点什么,又闭。

    既然媳‘妇’儿喜欢装傻,那他不要去提醒点什么,那样一来可以避免不少事情。

    ‘摸’了‘摸’‘胸’口的吊坠,他该满足的。

    “对了,我昨晚去天山那边,确定了一件事,是这结界撑不到半个月了。”

    大烟怕娇爷会误会,很认真地跟他解释,“这几天我都会跟大哥在一起忙活,你不要想太多啊。”

    娇爷问:“我想太多的话有用吗?”

    大烟瞥眼:“没用。”

    娇爷翻了个白眼,既然没用还说那么多做什么。他心里头明白的很,这件事情很重要,事关大项皇朝数千万人,根本不可能因为他而延误。

    否则是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你别‘乱’想啊。”大烟是怕他‘乱’想,误会点什么。

    “我没‘乱’想。”娇爷说道。

    大烟有点忐忑地看着他,明明娇爷很是坦然,一点都不像不讲道理的人,可她是莫明感到心虚。

    为‘毛’呢?大烟‘摸’了‘摸’鼻子。

    “等这事完了,咱们回鱼尾村去,种田打猎经商,都随你。”大烟很认真地对他说。

    娇爷不免狐疑,“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心虚,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大烟:“……并没有。”

    是真没有啊!

    “我去把鱼煮了,要不然剩下的这些鱼,能量全散了。”大烟扔下碗跑,明明没做错什么,可对娇爷总有种莫明的心虚,也不知道是为‘毛’。

    娇爷咬着筷子,惊疑不定地看着大烟的背影,原本他是一点都不怀疑的,可看到大烟这副心虚的样子,他是不想怀疑也得怀疑了。

    把吊坠‘摸’出来看了看,松了口气。

    还好仍是这般的紫,从未曾变过,否则他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在外面偷人了。

    也可能不是偷人,而是别的事情。

    娇爷使劲地想着,坏媳‘妇’儿是不是想干什么坏事,不敢让他知道,所以才这么心虚。

    不行,回头得盯着点。

    夜晚三更之时,大烟正昏昏‘欲’睡,又猛地一下睁开眼睛,伸手‘摸’了一下耳钉。刚耳钉似乎有动静,好像有人在呼唤她,让她出……

    卧槽,竟这么快杀到了。

    大烟猛地一下想起,这耳钉是巫舜做的,刚分明不是错觉,而是巫舜在传唤她。

    这这这……

    粗去?不粗去?

    大烟‘揉’着‘胸’口,默默地看了一眼已然入睡的娇爷,幽幽是叹了一口气,没多犹豫动作轻柔地起了身,轻手轻脚地把衣服穿,悄悄打开‘门’走出去。

    果然没有错,真有人传唤她。

    刚走出‘门’口,一袭红衣映入眼眸,给人的感觉很是养眼,光一个背影尽显风华。

    回眸一笑,动人心魄。

    虽然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又消失。

    美不足的是额头那有个大包,破坏了这美感,否则大烟可能看美男看呆了去,而不是如现在般,只光顾着看那肿包。

    大烟愣了愣,脚步不自觉地顿住,心头一阵阵心虚,眼珠不停地转着,琢磨着要说点什么。

    要不要理直气壮……

    “找到‘玉’盒了。”巫舜轻声说道。

    一只蓝‘玉’盒呈现在巫舜手,看起来美得不可方物。如此好看的‘玉’,只是拿来装东西,给人的感觉实在太过‘浪’费了些,拿来做‘玉’饰,绝对会很好看。

    大烟虽有些可惜,却没法说什么,谁让那冰灵珠挑剔,凡物无法盛装它。

    “也是说,现在能天了?”大烟眼睛闪亮,期待着把冰灵珠取下来后,这片大陆会变成什么样子。

    到时候她一定要把‘迷’雾阵去掉,让所有人都能看清对岸的情况,同时也让他们有种危机感,从而好好修炼,以免再倒霉地发生被圈养的事情。

    巫舜点了点头:“随时都可以。”

    大烟回头看了一眼房间,娇爷还在里头熟睡着,她略微沉思了一下,决定另找一个地方天。

    “要不咱们现在去天山,然后从天山那边去?”大烟说了下自己的猜测,“我觉得天山那边是最近的,那颗冰灵珠在天之。”

    巫舜点头,他对阵法没有研究,她说什么是什么,大不了多陪她飞几次。

    “那走吧。”大烟把八爷叫了起来。

    巫舜‘欲’跳龟壳,却见鱼壳长满了绿‘毛’子,看起来有那么点恶心。

    眉头是一皱,屈了手指要做点什么。

    “别别别!”大烟赶紧拦住,她都看到火苗了,“它壳这些是变异水藻来着,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我仔细观察过,算是一种灵植,可以入‘药’,还‘挺’难得的,烧了太可惜了点。”

    说完也不等巫舜动手,赶紧下爪拔空了一块,好歹让巫舜有个落脚的地方。

    八爷也吓得够呛,怕那火苗下来,它会被烧熟了去。

    还是主人好,又救它一命。

    “来,你站在,这里很干净,站着不会打滑。”至少不会跟老‘混’蛋似的,直接滑倒。

    大烟拍了拍扒干净的那块,让巫舜跳来站着,至于坐的地方是没有的,她自己都没有坐着。长了水藻的地方,算是拔干净了,贵壳也不会干净到哪去,肯定会坐到一屁股脏。

    巫舜淡淡地瞥了八爷一眼,飘了去。

    动作轻盈,很仙气。

    大烟羡慕到要嫉妒,小仙‘女’一点都不仙,这么凶残的一个人却这么仙。

    正嫉妒间,巫舜低下头来。

    大烟(⊙o⊙)…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