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11看书 > 苦境:我在黑海当太子 > 第一百三十九章:岛下暗流

第一百三十九章:岛下暗流

漂血孤岛上的厮杀正进行的如火如荼之际,却无人觉察到,漂血孤岛的底层之下,一处处不为人知的幽暗地窟,隐藏着一桩桩、一个个隐而未发的杀机,而在其中一处洞窟内,一面容白皙阴柔,双目狭长,头戴明黄高帽,身着斑斓披风的“男子”,正斜倚靠着洞窟内最中央的一张用兽皮毯铺垫的软椅上。

一双狭长的眼内散发着冷漠的视线,“男子”手指轻轻在软椅的边缘跃动着,似乎是在抚琴奏乐,弹一阙韵调,而在他的身前单膝跪着的便是先后对欧阳堇出手的刀剑杀手,此时面罩摘下,露出其下阴沉的面容,就如“男子”同样,同样的阴柔,同样的白皙。

痕千古看着跪在面前的两人,眼睛微微眯起,开口道:“怎么,觉得那人不过如此,所以想要为主分忧,然后呢?打草惊邪,有趣吗?”

两个杀手闻言身上勐地颤抖了一下,头埋得更低了些,沉默了片刻后其中一人方才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们也是想要探一探那人的底细……”

不待他说完,坐在上首的痕千古便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声中是丝毫不加掩饰的轻蔑和嘲讽。

“底细?”

“就凭你们也配去探他的底细?”

“六祸苍龙、权倾天,都是败亡在他的手下,你们两人何德何能,认为自己会比他们来的更强?竟然也敢说去探其底细。”

痕千古不带丝毫估计的嘲讽着面前的两人,不自量力,这就是他对两人的评价。若是真会被这样的货色处置掉,那还施水阁又凭何能够称雄于南武林?真的是太没有自知之明了,比自己那个兄弟还要愚蠢。

“自己下去领罚吧,庆幸吧,那人在岛上演戏演的入神,不然单凭你们两个的愚蠢举止,何止是领罚这么简单?”

“……是。”

两个杀手点了点头,躬着身,小心翼翼的转身离去。

痕千古变换了一个姿势,半阖的双眸下是难以揣度的深沉心思,脑海中先前与那人的交谈缓缓浮现。

“公子膑吗……倒是罕见你如此强烈的杀机,只是此人只怕没你想的那般好杀啊……”

不过那又如何呢?令人感觉兴味的高手,就算是自己也发自内心的渴求一战,剑律流转,唯有旗鼓相当的对手,方才能走出真正的上乘剑律。

只可惜,匆匆交手,未能尽兴……

还有你,释阎摩啊,莫要忘了你与我的约定啊。

……

……

黄林红树白雾绕,三两残叶,几点鸟叫。

又是一轮日月更替,玄膑对于凋亡禁决幕后的行动还未知晓,不过他也不是很心急,那位七俢创者以超轶主为目标,那么迟早都会现身与自己几人一见拉交情,而超轶主身边的几个人成为他的目标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然为何原着中不偏不倚,恰是作为暮成雪胞弟的辜独明拦在了超轶主等人的面前,还以毒酒取走了超轶主好友欧阳堇的性命。

可以说,从这一场凋亡禁决开始,超轶主就已经落入了他人的算计,他已超轶主和暮成雪的性格,精心揣度布置,打造了这一局。

包括后面辜独明的死,烈武坛的分崩离析,超轶主暮成雪的决裂,在这一场比拼中,智谋不凡的风轩云冕可说输的彻底……

论对于人心的弱点掌握,超轶主可说输了一大截。

所以说,静静等待老狐狸现身露面即可。

“想不到在这样的地方,你还能有此……童趣。”超轶主看着玄膑在河岸边打水漂,甚至还不惜为此运上真气的举动,调侃道。

只看到鹅卵石子在真气的托举下,在溪流面上转眼跳出数十下方才沉入水中,单凭玄膑的这一手,若是在乡村孩童间,便可成王作祖,令全村的孩童“俯首称臣”。

“上了岛整日便是打打杀杀,未免无趣,总要寻找一点其它的乐趣才是。”玄膑抬手,又是一枚石子擦着水面飞起。

超轶主看着水面,似有意,似无意的说道:“你曾揣测,凋亡禁决幕后主使之人可能会亲自下场参与凋亡禁决,目前所见之人中,可有你怀疑的人选?”

“现在吗?”

自上岛至今,与玄膑、超轶主交过手、打过照面的势力不在少数,来历殊异的绿林势力,三教,癫不乱,欧阳堇,老狗等,但是玄膑心内明了,这些人,这些出现的势力……呵呵。

“都不是。”玄膑摇了摇头:“能有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