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11看书 > 苦境:我在黑海当太子 > 第一百三十章:不二做

第一百三十章:不二做

踏出了满篁潇湘,此后满篁潇湘内发生什么事情,玄膑也就自认与自己无关了。

毕竟是超轶主隐瞒在先,就算真的受些苦,吃些亏,在玄膑看来也是理所应当,不过二人能够坦诚相见,总会比之前好上许多。

“所以你到底是如何知道那些事情?”

烽火关键也好,天命石碑也罢,从超轶主对暮成雪的态度便可以看出来,以超轶主的性格绝对没有将此事泄露的可能,但玄膑说这些时言之凿凿,就彷若亲眼所见一般,然这更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种种迹象,不由不让人心生疑惑。

“此前梅饮雪之事也是同样,你是如何知道他改换了面目,又如何知道他肯定会出现?”

多年枕边人,就算是绝情书也不曾看清梅饮雪的真面目。而改头换面,这种事情除了梅饮雪本人以外,便只有可能是协助梅饮雪改头换面的人,但若是仔细想想,这件事情就如同和超轶主一同观看石碑一般,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莫非汝真是天上仙人,知晓所有事情?”

“首先,真要说来,在苦境仙人之流也不是很特别,你要是想看我能给你拎出一打来。”

天迹、云徽子、练峨眉、六铢衣……如果说仙人在别的世界还能算夸奖的话,在这个世界当真算不上特别稀罕的物件,至少玄膑是如此的认为。

“其次,我也并不是知道所有的事情,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

“再来,就算是真的仙人亦或者说是神明,也只能视为比我们人类更强的生命体,方法得当存在杀死的可能,他们也非是全知全能。”

玄膑摇着头同绝情书解释说道,苍天可鉴,他这一番话绝无半点虚假。

“那超轶主对于青霜台隐瞒,包括你此前表现,如何解释?”

“为何要解释呢?我又没有为非作歹,也不曾祸乱天下,所以何须向外人解释说明?”

“那你……”绝情书眉头微蹙,“为何要帮超轶主他们?”

“这个吗?其实原因也很简单,我不想看到有人过于的得意。”

“得以?此话如何说?”

“超轶主身负天命,迟早会成为有心人的目标,而以超轶主的性情,一旦受到情感牵绊,必死,但他为了烽火关键,必然会留下相关线索,所能找到线索的人大概率会是他的身边之人,此事后续也肯定会被暮成雪知道,暮成雪知道超轶主隐瞒的过去,以她的性格则必然会不惜一切的为超轶主复仇。”

“那么最后的结果,要么暮成雪报仇成功,但斯人已逝,遗憾已经铸成,只能守着坟茔,凄苦一生,要是报仇失败,那必然会更惨,两人同赴黄泉,无论哪一种结果我都不想看到,所以我这么做,只是不想幕后之人过于的得意。”

绝情书听着玄膑所言,随即便捕捉到了其中的关键:“你已知道有人要算计超轶主?”

“秦假仙非是普通人物,他自然查到了相关线索。”玄膑毫不犹豫的拿出了秦假仙挡刀,然后说道:“好了,这些事情与你无关,你也务需在意,在我前往漂血孤岛其间,你便留在还施水阁休息吧。”

“如果我拒绝呢?”

“嗯……你如果非要拒绝,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不过我会告诉军师,有他布置,你走不了?”

“绝情书非是你的笼中金丝雀。”

“等我回来,你自可去留随意。”

“好。”

……

还施水阁,今日再迎来客,一袭黄衣,一把阔剑,一个活死人。

一个承诺,一句“报恩报仇不二做”的诗号,尽说来着殊异于武林的豪气。

在权倾天死讯传出后,不二做当即带着夜愁雨来到还施水阁,却恰逢玄膑外出拜访超轶主,便待在还施水阁盘亘了数日,方才等到玄膑自满篁潇湘回返。

玄膑也才见到,这位前世自己格外欣赏的剑客。

杀人不放火,造桥不铺路,报恩报仇不二做!

一句号称报恩报仇不二做的剑客,到头来一生却都深陷于报恩报仇的循环之中,前半生一直在为了复活夜愁雨为了报恩不遗余力,几次都徘回在生死线上,后半生除了不停报答当时为了救夜愁雨欠下的人情债外,就是奔走在为死去的朋友们报仇的路上。

直到生命的最后,也是死在报恩的路上。

与其说是报恩报仇不二做,倒不如说是报恩报仇拼命做更为合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