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11看书 > 苦境:我在黑海当太子 > 第一百二十六章:满篁潇湘

第一百二十六章:满篁潇湘

满篁潇湘,实是一片铺在山麓顶上的一片翠竹,青翠欲滴。复往前行,穿过清幽小径,走过小桥流水,便可见得一处掩藏于竹海涌浪之内的世外居处,仅于外观看,便可感觉涤尘扫心,忘却红尘烦忧,而在居所之内,庭院之中,便是两座分隔开来的凉亭。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即便是以玄膑的眼光来看,也不由得感叹,眼前确实是一个隐居的好所在,也只有这样的所在,才能令居住于其中,一身风尘,满身疲惫的人能够有在诸多的秘密中有片刻的喘息。

“风云变,天下战难休,仗剑江湖平恨事,龙游天下斩魔流,公子号清修!”

携同绝情书来到满篁潇湘之外,玄膑诗号开口,中正之气传行竹林之间:“还施水阁公子膑,携友绝情书,前来拜访鉴兵台之主。”

‘友’字出口,玄膑清晰的感觉到,绝情书的目光有如秀刃一般,自他的身上划过。

苍天可鉴,那一晚谁主动的暂且先不论,两人目前不清不楚,总不能说携情妇或者人妻前来拜访吧。

片刻之后,满篁潇湘之中,一道浑厚平和的男子声音回应道:“阁主位临,满篁潇湘蓬荜生辉,请入吧。”

“多谢。”

玄膑道谢后,同绝情书携手踏入,风吹一阵,带起林间竹叶声,玄膑同绝情书来到庭院之间,看到亭下的人影,不觉有些意外。

超轶主他自然认得,另一个人,他也认得。

白裳紫衣,眉目秀美清冷,青棕秀发蟠结成髻,有若弯月,外表看似娴淑恬静,但眉宇之间可见刚正侠气,足显刚烈脾性。

暮成雪?她怎么会在此地?

莫说玄膑觉得意外,就连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超轶主,也有些无奈。

就在玄膑到来前不久,烈武坛三罡之一的青霜台·暮成雪到访,起因却是烽火鉴兵台突然闭门谢客之事引起了暮成雪的怀疑,再加上近些时日超轶主自身的反常举动,让本就对超轶主格外关注的暮成雪感觉到不同寻常。

而在亭下,暮成雪的心内也同样的疑惑与不解。

超轶主只说有客,却并未说是还施水阁之主,平日里,并未听闻还施水阁与烽火鉴兵台有什么往来,为何要双方主事之人要秘密相会?

再来就是为何超轶主言辞中有将自己拒之门外之意,是因二人私会所言的事见不得光?

暮成雪脾性本就刚烈,不然也不会有“割海一怒覆千军”的威名,眼见如此的情形,原本离开的心思渐澹,反倒要看一看超轶主是有何事隐瞒自己。

看着亭下二人,玄膑遥遥一拱手,“公子膑,见过鉴兵台之主,幸会。”

“阁主义举,风轩云冕久仰,今日得以一见,亦是有幸,请入亭吧。”亭下,超轶主回礼应道,心中却是暗暗盘算,若真是因凋亡禁决而来,自己要如何瞒过暮成雪。

“多谢。”

待到玄膑领着绝情书进入亭下落座后,超轶主方才开口介绍暮成雪说道:“这一位乃是烈武坛三罡之一的青霜台,朝如青丝·暮成雪,亦是吾之好友,适才拜访,因而列席。”

“原来是割海一怒覆千军的暮女侠,幸会了。”玄膑道,“这位亦是吾之友人,人生如寄·绝情书。”

“幸会。”

绝情书的血榜身份,玄膑并未泄露在外,超轶主和暮成雪也只当是玄膑的朋友,几人各自见礼,随后侍从奉上茶水,那奉茶的侍从,玄膑还不动声色的多看了几眼。

没办法,毕竟是名人……一个渣渣能一巴掌终结超轶主这样的先天高人,怎么能不多看几眼。

天留吾不留,霹雳里反骨仔不在少数,但是单纯为了金银财宝这样的庸俗之物就反骨的,确实是没有几个,当然最后的结局也正符合他的名字,天留,吾不留。

“未知阁主前来,是有超轶主能有代劳之事吗?”超轶主开门见山的说道。

“嗯……”玄膑的目光扫过超轶主身旁的暮成雪,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但超轶主一心隐瞒的事,自己是否真的要违背其意愿,在此揭穿呢?

回想超轶主的一生,可悲,可叹,可敬;而若要谈及他与青霜台的感情,只能够用意难平来形容。

超轶主无疑是一个极为妥帖周全的人,所以在面对烽火关键的天命,面对重重的危机,他为身边人都考虑了许多,一心想让他们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