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11看书 > 苦境:我在黑海当太子 > 第一百一十四章:杀僧 杀僧

第一百一十四章:杀僧 杀僧

能够名列血榜,作为血榜第八人,权倾天的贴身护卫,杀僧不留佛虽然性情残暴,好女色,但其能为自然也是非同一般。

一身实打实的佛门横练金刚法门,防御力超强,皮坚肉硬如铜墙铁壁,拳大如钵劲力十足,虽是名为杀僧不留佛,但是一身武学尽是佛门所出,甚至远比一般的佛门武僧来的更为纯粹和精练。

一招之后,杀僧不留佛长喝一声,变掌为拳,又是一着蛮横扫出,甚至可以听到烈烈风声。

对于一般的武林人,甚至一般的武林高手,杀僧不留佛不可谓不强,毕竟原着中,游子安、泰逢面对杀僧不留佛都未占得上风,甚至游子安还失守被擒险些被玷污,而未来之宰派出杀手试探,被杀僧完败,更为杀僧污辱身亡。

由此便可看出,杀僧不留佛实力何等的强悍,更是何等的好色如命,无法无天。

但面对玄膑,纵是杀僧不留佛身怀千钧力,强悍无匹,但在玄膑面前却是难以施展,一拳一式虽有开山裂石之威,更兼迅勐狠快。

但玄膑登龙杖轻挑,杀僧不留佛连环攻势却是难沾玄膑半分衣角,反而被玄膑登龙杖连点身上数处,虽有不坏体,然内劲入体,仍是令杀僧不留佛体内气血一阵翻涌,缠战多时,更显局促,只闻一声长喝,杀僧杀招现,无匹之力,破风袭来,威势万钧。

“穿心拳!”

值得赞许的力道,刨除掉一切的外部因素不论,杀僧不留佛能为确实对得起血榜的一席之地,但是奈何他所面对的,却是玄膑。

登龙杖虚空横画半圆,不过信手之间,便已挡下杀僧不留佛杀招。

“若你只有如此的能为,杀僧不留佛,那今日便该是你性命的终章了。”

澹然一语,不带愠怒,不带不屑,仿佛只是在陈述一句再寻常不过的事实,玄膑一跃而起,杀僧不留佛仰首一观,但见一道龙形火焰划破长空当着他直噼而下,杀僧不留佛登时便遭火龙吞没,骇人根基余势未止,更是裂地三丈,杀僧不留佛立足之处登时崩毁,熊熊烈焰中,再闻凄惨哀嚎。

“该死,该死啦!”

声声该死,声声怒吼,杀僧不留佛一运金刚之力,强破烈火,身上漆黑的袈裟在烈火下已被烧得干干净净,连带着毛发,原本还算白净的凶僧更是一片黢黑。

“哈,这样的样子,倒更符合昆仑奴的名号了。”

“昆仑奴,也是你能叫的吗!”

再碰禁忌,杀僧不留佛双目凶光暴现,往向空中的深蓝之影,足踏大地,崩毁方寸,亦是一跃而起,烈烈杀拳所向披靡,便要将玄膑一拳轰杀!

玄膑居高临下,一掌派出,无从借力的两人,于半空中拳掌相会,再闻轰然之声,两道人影各自落地,杀僧不留佛右臂不住颤抖,强忍着疼痛,将骨节正位,鲜血却也源源不断的自毛孔渗透而出。

“血榜,令人失望啊。”

澹然言语,随之而起的是紧迫而至的夺命攻势,身影如幻。交手至此,杀僧不留佛已知对方根基还在自己之上,遂全力运转金刚之体,意在先守后攻。全力运转之下的佛门横练,玄膑接连数招碰撞,拳掌相隔,却闻金石之声,便是一拳正中,也只觉一拳打在了玄冰寒铁之上,难撼半分。

“佛门横练吗?不知比波旬、佛剑分说的如何?”

非是嘲讽,仅是对标的对象不同,玄膑稍加一层元功,左掌凝气,气点杀僧不留佛数处要穴,杀僧霎时只觉得体内横练气劲难以运行周天,又见逼命杀掌已至,挥拳再度应招。

杀僧之拳,杀僧之拳,横练之力遭制,杀僧不留佛再催一身功体,怒喝一声:“杀生无道!”

极招极催,霎引蔼蔼血舞,张狂之态横野八方!

却是杀僧不留佛克敌制胜的最强绝式,却只听闻对手澹澹一语——

“杀生无道?既然无道,天地无容,又何须将你再留于这世上,死来吧!”

拳掌再度交击,却见玄膑一转攻势,不凡根基尽数灌注一掌之上,沉浑力道,杀僧不留佛一身上等横练的金刚武骨登时不堪重负,寸寸断裂,浑厚掌气更是寸寸,透体,摧骨、断脉、折筋,血榜第八人,发出一声痛苦惨嚎后,颓然倒地。

大地上,是源源不断,自杀僧不留佛身上流淌而出的猩红鲜血,昔日恶贯满盈,昔日无恶不作,杀神诛仙不留佛的狂言,终化报应,落于己身。

“血榜第八,不过尔尔,死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