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11看书 > 苦境:我在黑海当太子 > 第一百一十二章:玄同剑游记(二)

第一百一十二章:玄同剑游记(二)

太学主的问题不难解决,关于他的心思,玄膑洞悉在心。自认为是死神的太学主,在原着中面对六铢衣、阎王锁、素还真、千叶传奇等人时,做法虽然殊异,但想法大致相同,他便是要制造无数的关卡,来考验他的对手,若是对手通不过他所设置的关卡,那自然而然的不配成为他真正的对手。

也正是把握了这一层心理,玄膑并不担心太学主会全力以赴的亲自下场。眼前的这一局,严格来说不过是他的考验罢了。

不过即便如此,玄膑也不会对这样一个对手大意,太学主所能动用的牌只有血榜,但他所能动用的却不止还施水阁。无论是隐居的飘舟神隐,还是本就对调查血榜有意的殷末箫,都是可以借力的对象,但他相信,太学主的手段,也绝不仅仅只是如此而已。

“那就让玄膑领教一下,学海无涯之主,培养出龙宿这等人物的宗师手段。”

玄膑回过头在书房,抽出纸笔,铺纸研墨,一封封书信写就,随后便遣人来依照收件之人送往各地,面对这样的对手,玄膑不会,也不敢大意。

“接下来就看,谁人技高一筹,而谁,又布局机深!”

……

……

天剑湖,午时将至,昊日高悬,湖畔可见两道身影,一红一青,截然不同的剑式,大相径庭的剑招,在剑锋交错在,成就一轮轮攻守更替,却也能自其中看出,二人剑上修为之差距。

“天虹纳影!”

“极道·无道!”

至极之招,再度冲击!却是一段时日间,不断轮替的结果,再度上演。

三尺青锋脱手,斜插一旁,另一侧,红袍的剑者,将剑冷然归入剑匣之中。

“枪法的练习,耽误了你对于自己剑道的追求,如此下去,你只会两者皆失。”玄同看着旁边气喘吁吁的少女,摇了摇头,有些遗憾的说道。

自与任平生几人分别后,玄同再一次踏上了问剑之旅,先与灭单锋之主应笑我有过匆匆一会,追求自我毁灭,再度重生剑道,令玄同感觉到了殊异于之前所见的想法,眼界大开。但应笑我执着于自我毁灭之路,与玄同并未存在更多的交集,于是玄膑根据任平生提供路观图,来到了天剑湖,见到了传闻中的隐流左单锋之主映鸿雪。

更准确来说,隐流左单锋之主该是映鸿雪之父,极单锋创者,有着天剑老人之称的映朝阳。但映朝阳失踪若久,映鸿雪便成为世上唯一继承有映朝阳极单锋剑法之人。

然而这段时日的较量下来,于玄同而言,有得意之处,但更多的却是有些失意。

扬兴腾风,倾海沉岳,澄心沉察,极我极锋。

极单锋之剑,在玄同看来,是不下于应笑我之灭单锋、任平生之隐单锋的剑路,但在映鸿雪手中,却始终难以发挥其全部实力,玄同看出映鸿雪也想走出自己的剑路,便出手指点,根据少女所知所学,杂糅琴棋书画四艺意境和女子步伐、身段,另行开拓一派。

只是映鸿雪练剑之余还有琴棋书画以及一门不知从何而来的枪法,同时身兼数职,纵然映鸿雪天资聪颖,进展仍是缓慢。

这只令玄同觉得有些失望,练枪,让他想起了黑海森狱里某个任性的兄弟……

“枪,是映鸿雪应该承担的责任,映鸿雪不会逃避。”少女咬着嘴唇,将一旁的剑拔出归鞘,脸上有些不甘。

当年映朝阳在时,便不止一次的盛赞映鸿雪于剑道一途的天赋,因此甚至气的小儿子映云骞负气,离家出走,也因此对于自己的武学天赋,映鸿雪向来不缺乏自信。

直到她遇上了玄同……

同为年轻人,她引以为傲的剑法,在玄同面前可谓不堪一击,唯一能获得玄同认同的,却是极单锋中那一道意境,但那却是对于极单锋创者,她的父亲的肯定,而非是对于她。

甚至于,玄同还能在极单锋的基础上,结合她的用剑习惯,另辟新道。

于剑一途,映鸿雪,败得彻底,但映鸿雪也不是输不起的人。

“同样,单锋之路,映鸿雪也不会放弃。”

“以你天资,勤学苦练,枪剑双绝并不难,但……”玄同一挑红发,澹澹说道:“你之剑,终之一生,也不过术之一字,艺之一门,停留于招式之上,难以入道。”

“你,非是惋红曲所想的论剑之人。”

在天剑湖耽搁的时间太多,玄同决意启程前往行程的下一处,铸剑名手的居所寂山静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