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11看书 > 苦境:我在黑海当太子 > 第一百零五:诱惑

第一百零五:诱惑

br />

老秦不愧是整个中原正道最没有下限的人物,其间玄膑还悄悄下了一趟地牢,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就有了严重的生理不适,于是玄膑在心内决定

等到此间事了了,梅饮雪待的那间牢房必然要请人消杀、诵经超度个几十回,然后永久封存再不使用,实在是罪过啊。

而就在玄膑准备和绝情书前往法门一询荆触邪时,还施水阁再度迎来了一个特别的“客人”,之所以特别,是因为此人是自血榜而来,那位血榜头目权倾天,来捞人了。

“所以你就直接回绝了那人?”

“我与血榜,本就只有交易,当初权倾天掌握血桉凶手的线索,因此我杀人,他将凶手的线索给我,这本就是一桩交易,如今我既然已经查明了真相,这桩交易自然再无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少了这么好用的一个漂亮杀手,只怕权倾天不会就这么轻易善罢甘休啊。”

“你又岂会是怕事之人呢?”

是啊,都以血榜为目标了,又岂会畏惧权倾天呢?一个在原着剧情里连正脸都没有露过的角色,被学海那位联合手底下的杀手轻而易举就给弄死的无声无息,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值得畏惧。

微微摇头不再谈论血榜,玄膑转而同绝情书说道:“好了,准备一番,明天随我前往法门,自荆触邪口中你便可以得知当年血桉始末,你的心结也终于可以放下了。”

“你没打算将梅饮雪一并带去吗?”

“梅饮雪对我而言尚有价值,当年被他带走之物于佛门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东西,我需要拷问出这些东西的下落,卖一份人情于佛门,同时也提高还施水阁在三教内部的声望。”

“将你的阴谋计划和盘托出,不怕我揭露还施水阁阁主真面目?”

“我非是梅饮雪,一个为夫报仇,不惜沾染血腥的女子,值得公子膑信任。”

玄膑的语气带着坚定,绝情书微微一怔,眸中茫然瞬闪,笑着摇了摇头:“绝情书已不是舒愁眉,这样的言语,还是拿去哄骗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吧,绝情书可不再是当年了。”

“我会用实际证明,我与他们的不同。”

“绝情书可不再是相信这些承诺的年纪了。”

玄膑微挑眉头:“相信与否,皆不重要,你只需要静静看着便是了。”

说完,玄膑转头看向眼前的湖面,绝情书也不再多做言语,静静斟了一杯酒,静静的喝着。

……

……

与此同时,在还施水阁的地下水牢之内,衰尾道人秦假仙正摇着蒲扇。梅饮雪身上衣衫早被拉扯得残破不堪,虽不算不着片缕,但残缺不堪半隐半现的衣着,却更显得有些“诱惑”。

只是,秦假仙看着梅饮雪身上那些伤痕,就觉得有些不寒而栗,虽然人是他从风月场找来的,但是他也没想到南武林的人花样这么多。

什么吃香蕉啊,老虎钳啊,品菊探幽什么的,就算是见惯了的老秦也不由打呼会玩儿。

而经历过这一系列“折磨”的梅饮雪,此时也早已经是气若游丝,可怜名动东武林的横斩名刀,哪里又经受过这样的屈辱。

深谙拷问之道的秦假仙也知道一张一弛的道理,并未就将梅饮雪给一撸到底,而是给梅饮雪相当的缓冲空间。

“秦假仙,你真正是,一个魔鬼啊。”

梅饮雪气息微弱的说道,头发黏在额头上,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奇怪的气味,老秦甚至于为了躲避这股气味,都不得不逼退三舍。

“哎呀,不要这么夸奖我,老秦也是会害羞的,所以说,招了吧,当然死罪是肯定难免了,但我相信你肯定能够免受折磨,公子膑他也不是什么容不得人的人啊。”

“哈,哈哈,秦假仙,难道你就不渴望吗?”

梅饮雪凄惨冷笑了一声,以一种蛊惑的语气说道:“佛顶冥塔,那可是佛门圣地鹿苑一乘的至宝,其中珍藏,无论是自己修炼,还是流传到市上交易,岂不比你为公子膑奔走,好上百倍。”

“那些盖世的武学,你若能参悟一二,也可胜过绝大部分的江湖中人,你也不必再被人看不起。”

梅饮雪终究是梅饮雪,即使身陷令圄,也不乏对于人心的掌握,似秦假仙这样的市井小人物,最怕的就是被人看不起,而这个武林最看重的便是武功、实力,有了武功,武林中再不会有人看不起秦假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