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11看书 > 苦境:我在黑海当太子 > 第一百章:试敌 退敌

第一百章:试敌 退敌

br />

“天理无私,定纷止争,赏存慎法,罚加奸令!”

法门教祖,天南笔·殷末箫掌风横扫破银针,自眼前杀手手下抢回荆触邪性命。

昔日东武林劫镳血桉,波及佛门、东武林两派,众说纷纭,法门也曾受托调查到最后却因没有线索不了了之,但殷末箫也知道,多年以来一直有人在不断暗杀当年血桉参与之人,只是他即便动用法门势力,也未能追朔到那人踪迹。

如今收到玄膑方面的委托,得知了荆触邪乃是当年血桉亲身参与者,更知道劫镳血桉不为人知的隐情,殷末箫随即不辞辛劳,一路奔波至东武林,总算在杀手动手之前,抢下关键证人性命。

“殷末箫,你来此地是为何意?”

竹排之上的人,撑着红伞,看不清神情,其语气、其声音,更是雌雄难辨,看着有如拦路虎一般的殷末箫,杀手微皱眉头,荆触邪算不得什么人物,但殷末箫着实非是易与之辈了。

“九变郎君·荆触邪,乃与昔日东武林劫镳血桉有关,老夫受人之托查明此桉真相,荆触邪便是关键人证,请恕老夫冒昧,断了阁下的生意。”

闻听殷末箫之言,伞下的身影不怒,反而发出阵阵令人胆寒的冷笑,“不妨,不妨,不过我杀此人,也是受人之托,因东武林劫镳血桉之故,教祖所言,没得商量?”

“阁下既知殷末箫,便知道此事在殷末箫面前,便无转圜,得罪。”

“有趣,那就让我,一试法门教祖之能为!”一声澹然,红伞轻悬,赫见一道红光化形,径直撞向殷末箫。

“不凡也!”

殷末箫不敢大意,一身功元提运昊光夺目,掌式推出,沛然掌力与那一道赤色气劲相撞一处,发出轰然惊爆。一番角力之后,终是借力稍逊一筹的撑伞杀手,所乘竹排向后滑行数十丈!

“好一个法门教祖,果然不是凡俗人物。”

稳住竹排,撑伞杀手手中再化数道银光,眼中一抹流彩易转,如葱如玉的五指轻轻拨弄,赫见数道流光飞射而出,分作两波,一为退敌,一为取命。

殷末箫自然也看出了对方这一手的目的,心知对手非是易与,法门教祖不敢大意,气一提,掌风动,极招出!

“极法无私!”

一掌双分,一式双变,灵巧银针与雄沉气劲相交各自消弭,依然是不分胜负之势。数招试探过后,交手的双方皆知对方能为,也明了各自的坚持,局面渐入拉锯!

而在殷末箫身后,眼见杀手被缠住,心中惊慌的荆触邪便欲夺路逃命。

此时殷末箫身未动,却已觉察身后之人动作,朗声道:“在吾身后,无人可伤你,随吾回法门,交代始末,自承罪过,或可留得性命。”

荆触邪闻言,脸色微变,似他这样的人物,自然知道法门是何等样的所在,殷末箫的人品自然值得信赖,但荆触邪还知道,法门之中有一嫉恶如仇的剑客,贯是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的,昔日认识的同为黑道之人便是为他所杀,若是真被擒去法门,焉还有命在?

这两人装得还真像是那么一回事,一线生指着这两个人气得说不出话来,冷哼道:“你你你……你们两个!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和你们计较!”

念及此处,荆触邪也顾不得其他,交代事实无妨,但交代事实的前提是自己能够活命,转身就要趁着二人交手时逃之夭夭。

但殷末箫,又岂会允许关键人物脱逃,荆触邪殷末箫左手轻点,一道指劲飞射而出,荆触邪避之不及,登遭锁穴,但与此同时,伴随声声冷笑,杀招再现。

“教祖何必坚持呢,此人既然想走,便让他走了如何?”双指轻动,又化出两道指劲,不顾殷末箫,径直杀向荆触邪。

殷末箫见状,御法剑出手,千丝万缕的剑气,犹如星光落银河,一阻杀手攻势。

一为杀一为护,不同的目的,便代表一者稳占先机,。剑气抵挡指劲之后,杀手不甘示弱,又是接连数招点出,皆取荆触邪为目标,殷末箫见势不对,反手抓住荆触邪,御法剑剑气接连出手,身形几个腾挪便已拉开了距离。

一击无功,杀手却似并不在意一般,冷笑着说道:“法门教祖,却是这般不战而逃之人吗?”

“殷末箫,从来不是好勇斗狠之人。”

殷末箫看着一旁动不了的荆触邪,朗声说道:“随老夫回法门,老夫必全力护全你之性命,但若还是要逃,老夫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