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看书

繁体版 简体版
11看书 > 苦境:我在黑海当太子 > 第八十七章:玄同问剑游记(一)

第八十七章:玄同问剑游记(一)

大哥、八弟,见字如面,许久未曾寄信,不知水阁诸事是否顺遂,大哥与冷艳姑娘进展如何,如今玄同已至东武林,并于东武林遇见了大哥所写剑谱名人帖上剑者,苍茫行者·任平生。

确如大哥所言,即便剑心稍蒙尘埃,身体沉伤未愈,但此人之剑,仍是令人赞叹,于出世和入世之剑寻一平衡的山水剑声,纵是有瑕,亦难掩光彩,若有朝一日能够拭去那一点尘埃,此人的剑必然更令世人惊艳。

此外,我已按照大哥在帖上所说的,为他推荐了一位大夫。

还有一点令人在意,便在于他们将所用之剑,称为“单锋”,更有“刀剑殊途同归,单锋主宰未来”之言论,此番概论,玄同不敢苟同,然千人千剑,不同之人于剑道理解各有所殊异,这也正是剑之一道精彩绝伦之缘由。

日前,任平生曾带我前往观摩他们一行人观剑悟剑之地,那是一块刻满了剑痕的巨石,其上剑痕虽看得出根基有限,但其剑意却确是极致纯然,浑如一张白纸,料想也正是因此任平生等众人才能靠着感悟那一道剑痕走出属于各自不同的剑道。

此外,我还感觉,那几道剑痕中似乎另有隐秘,但因时间有限,并未细察。

如今,玄同已在任平生居所枫林小筑盘亘了不短的时日,结识了任平生的两名好友杜伤怀和古骋逸,二人皆是性情中人,我与他们相处也是很好。

明日,玄同便要离开,任平生已赠路观图两份,一份是前往拜访魔单锋创派之主应笑我,据说此人销声匿迹多时,此行未必能成;另一份是前往倚晴江山楼拜访隐流左单锋之主红尘雪,据闻虽是女子,但剑道造诣亦是不凡,玄同期待此行能有新的收获。

另,大哥帖子上所言的,半驼废、金子陵、忆秋年等人,也都已有了线索,待倚晴江山楼之行结束后,玄同会一一前往拜访。

纸上笔墨几许,字字句句,皆是兄弟之情,玄同停笔,将书信收好后,屋外的敲门声应声响起……

“惋红曲啊,走啊,饮酒啊。”杜伤怀摇着扇子走了进来。

自从和几人结识以来,玄同和他们的生活只有比剑、游玩、喝酒,其中喝酒的比重还要高上许多,无论是任平生还是杜伤怀,乃至不苟言笑的古骋逸,都是好酒之人。

“好。”玄同点了点头。

“走啦走啦,我可是听任平生说了,你明天就要走了,挚友别离,如何不令人伤怀啊,自然而然,应该多饮几杯。”

“老蠹虫,不要整日伤怀来伤怀去啦。”院子里,已可听到古骋逸的声音。

“老古董,你不懂啦,友人离别,自是令人伤怀啊……”

“你们两个,真的是。”

任平生看着两人无奈摇头,回头对着身后的少女说道:“绣儿,去再取两坛钓诗钩来吧,为小友送行。”

“把人灌的醉醺醺,也看不出哪里是像送行。”少女摇了摇头,但还是依照着任平生所言照办。

玄同看着枫林小筑前,谈笑恣意的几人,神情稍松,也加入了其中。

……

……

“你的反应,冷澹的令人意外了。”自入陷地,至出陷地,绝情书说话的字数屈指可数,这令玄膑感觉尤为的难以适应。

这个女人,没有好奇心什么的吗?

“你非愚蠢之人,能够被你托付大事那普九年必然有非同一般的能为,更何况,还施水阁是你的基业,是兴是败,与我何干?”绝情书一脸冷澹的回答道,却见玄膑正看着她,“嗯?汝是有什么意见?”

“那倒没有,只是前后差别太大,令公子膑有些意外。”

要说的话,之前在霹雳门有多么的亲密,现在就多么的冷澹。

“哈?原来你之前所说的,也不过虚伪之辞……”绝情书脸上一转,露出笑意。

“真是令人危险的笑意,打住吧。”

“你还要去何处?”

“难得来一趟,自然是卖人情啊。”

“哦?绝世高手的人情,说到这个,你对天不孤此人熟悉吗?”

“医邪?”绝情书闻名,眉头微皱,“听闻其名,未见过其人。”

医邪天不孤,与绝情书同样,为血榜杀手之一,但血榜之中的人基本都是以代号称呼,真实身份只有作为血榜头领的权倾天方才知晓,当然,血榜之中有个人例外,排行第三,代号“无”的明珠求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